新闻1 + 1已于2016年6月7日完成版本

   ——安徽毛坦工厂,“高考梦想”工厂?

   (方案指南)

   解释:

   它显然是一所省级示范高中,但却被看作是一个高考工厂。

   程小东高考复读班班主任:

   只要你听学校的话,听老师的话,你明年就能考了,就算你是倒数第二,你也能考。

   不仅禁止学生在校园里携带手机,甚至禁止城里的任何娱乐活动。

   毛坦工厂镇镇长韩郭淮:

   这片城镇没有网吧,没有KTV,没有咖啡店,这些娱乐场所。

   从黄冈中学到衡水中学,再到今天的毛坦工厂中学,家长的期望和社会纠纷,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差?

   “新闻1 + 1”今日关注:安徽毛坦工厂“高考梦想”工厂?

   白岩松评论员:

   大家好,观众朋友,欢迎收看正在现场直播的新闻1 + 1。

   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,我们的记者昨天去了安徽的一所中学等着,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。

   你选择了哪所中学? 哪个地方?? 让我们先看看地图。 这是安徽省地图。 我们选择了六安市的毛坦工厂。 毛坦工厂中学是有名的,但我想解释一下,毛坦工厂既不生产毛毯,也不生产坦克,更不是工厂,是潞安市下面的一个镇。 但是这个镇上的中学很有名。 为什么?

   我们看了一组照片,这是高考前两天,6月5日上午08点,安徽栾毛坦厂中学,警车开道,数十辆大巴送已经复习了很久的高三学生到栾考场准备高考。 让我看看,警车驾驶上的车牌是“518”和“我要送”,早上8 : 08。

   让我们看看,第一辆车“会顺顺顺”,“91666”。 两边的钥匙你看,父母都告别了。 据了解,学校操场上一直播放着三首歌,这三首歌是《好日子》、《好运》、《旗赢》。

   显然对于镇上来说,即将开始的高考是一件世界性的大事,这个中学就是滦城毛坦工厂中学,所谓的“万人考”,这些天突然在网上流行起来。

   坦白地说,当我第一次看到这组照片时,眼泪都快下来了。 因为我知道几乎没有富二代,没有官二代。 我们可以批评很多,高考仍然是这些非常贫困甚至普通家庭最大的希望。

   让我们在今天高考的第一天看看这个中学的情况。

   每年6月5日,都是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工厂镇毛坦工厂的高考考生,离开学校到六安市准备高考。 上午8点08分.m. 每年的这一天,第一辆载有候选人的公共汽车准时发车。 每年的这个时候,这个城镇都变成了红海。 不仅有警车开道、押运,更多的家长和镇上的居民聚集在学校门口送行。

   尽管提供考试服务的公交车数量从2013年高峰时的78辆下降到了今年的19辆,但每年为1万人举行的盛大典礼并没有改变。

   那些期盼孩子成凤的父母,也大多会用最真诚的祈祷祝福自己的孩子不要. 1。

   (排队滚动呼叫)

   张陈杰韶关 … 测试到指定位置集合后。

   在栾城休息了一天之后,今天是考验的日子。

   毛坦工厂中学,镇上的省级重点高中,因为连续四年本科在线率达80 %以上的突出成绩,让毛坦工厂镇周围的农村子弟,也因为其管理非常严格,每年有一万多名高三毕业生,毛坦工厂中学被誉为“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”。

   孔谦:

   现在是上午10点16分.m. 7日,毛坦工厂的高中生正在高考,前天在热万人送来参加考试的今天教学楼很安静,空无一人。 教学楼共有三层,50多间教室,在楼的一楼走边我们可以看到一张非常显眼的高中入学考试光荣榜,光荣榜是以班级为单位的,每年从进入高中一级到第二年的4月,每个月都会有类似高考的模拟考试,考试结束后每班都要排名。

   一年的高强度准备,无处不在的高考元素,时刻刺激着这些学生不能松懈。

   让我们看看教室里的一些桌椅,桌子上刻的一些字很有趣。 让我们看看这是“少输点”和“当坚持不下去了,请在坚持“任何难以坚持”的时候,这张表写的是“读不在夜里五鼓,工作是一次接触十冷”。

   对于高考工厂,毛坦工厂中学校长表示不同意。

   李振华毛坦工厂中学副校长:

   我认为这是偏颇的,因为学生是个性的,有不同的价值取向,他们有自己的理想,但在现阶段学习科学和人文知识,以后站到一个比较高的平台上发挥自己的优势,适应社会,风险社会。

   白岩松:

   我的眼睛还湿着呢,其实这些孩子这些家庭都很不容易,高考是这些普通家庭的一个希望。 所以在这虽然考了一天,还是祝福所有这些孩子,能考上他们最好的成绩。

   我们看了一组照片,每年高考前的农历十五,旁边都有一棵神圣的树,所以父母都要去做礼拜,这是当时的热点情况,说今年不要再去做礼拜了。 但今年5月21日,仍有家长虔诚地膜拜,学生会把孔邓铭放在眼里,上面写着“清华北大,高考赢了,我会辉煌”这是学生对他的祝福。 在镇上会张贴“命运属于自己,成功取决于努力”的口号。 这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口号,希望能改变每个家庭的情况。

   然后我们接通,昨天特地赶到安徽毛坦工厂镇采访“新闻1 + 1”

   孔谦

   你好,严嵩。

   你刚才告诉我们学校很安静,但是老师很平静,父母通常陪着不管是回六安还是去哪里? 他们对高考的重点是什么,细节有一些很好奇的东西,尤其是看了一万人送来的考卷之后。

   嗯,从父母来说,基本上曾经在学校外围陪父母陪六安陪,当然,父母在考场外都很焦急,因为今天是最重要的一天的开始。 从老师这一点来看,每一位高中班主任老师也跟着高中学生去栾考试,除了对学生的心理安慰之外,还会有一些安全感。 虽然高三的学生今天已经不在学校了,但是从今天起我在学校看到了很多的细节,实际上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学校对于高考的重要性。

   首先是高考感觉的形式,例如,在高中教学科研大楼里,我们随处可以看到各种图表和横幅,包括今年高考的最后一百天,也张贴在每一个班级更突出的位置上的一百天誓言。 另外从学校硬件上来说,其实学校很愿意花钱,因为现在每个班平均有七十到八十人左右的高三这样的数字非常多,学校给每个班都配备了中央空调,包括学生宿舍也有。 校长告诉我,他希望大家从硬件条件到准备考虑的状态都感到放心。

   除了学校,其实学生们自己也很认真,我今天采访了几个高中学生马上进了高中,他们告诉我,也要主动请家长陪,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不想在高中的时候做任何与考试无关的事情。

   而且家长们也很重视,从我所知道的来看,至少有一个家长在高中的时候专职陪着读书,为自己的孩子做一天三餐,如果出租屋的路从学校步行十分钟以上,就会把饭菜送到学校门口。

   好的,如果你有任何问题,我会继续向你的听众朋友介绍你。

   一万人把照片送出考场,我也注意到有一些媒体,有些人发了很多评论,如讽刺、批评、反思,说人性扭曲,青春不够张扬,它是一台考试机,等等。 坦白地说,我看了之后会觉得很眼花缭乱,因为你知道这些孩子背后的家庭吗。 毛坦工厂镇地处大别山,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农村孩子,而且学校也不像其他很多人曾经讽刺过的一些明星高考工厂,网上的普及率达到75 %甚至78 %,甚至接近80 %。 这一个上网率不是很高,而且相当多的是二、三个,这是普通人。

   然后通过记者的镜头再次了解到,他们的家庭是什么样的,是什么样的经济状况,为什么高考在他们的家庭中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。

   宋爱华毛坦厂中学陪父母:

   多一点文化比较好,以后就是工作不那么苦了。 因为我们俩都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,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多读书。

   宋爱华的儿子现在在毛坦工厂高中读高中,从儿子上高中起,她就放弃了与丈夫一起工作的生活,来到这里读书。 每天五点半起床给孩子做早餐,然后洗衣服、买菜、准备午餐、晚餐送孩子上学,直到晚上十点五十分孩子下了夜学回家后,宋爱华的生活才算结束。

   宋爱华:

   他们说这里的教育不错,我听人家说,一般人来这里。 我的孩子答应了,来吧。

   这个8平方米的房间的租金是每期3500元。 宋爱华的丈夫在浙江工作,每年能挣6万元,儿子在这里上学,生活费要45万。 宋爱华把他的小床给了儿子,而他则睡在一张简陋的行军床上。

   宋爱华:

   期待陈龙的出现,你说不是,希望孩子能答应,对吧,我每天晚上给他睡觉的时候都可以看到马成功。

   宋立科·艾华、罗恩瑞的儿子也在麦格南工厂读高中,儿子有机会去六安市的其他中学读书,但他们还是选择了麦格南工厂的中学。

   罗恩丽·麦格南厂中学陪父母:

   毛坦工厂中学在这里还行,名声更好,教书可能更好我觉得,对孩子要求更严格。

   毛坦工厂中学作为镇中学,学生比城市差,教师比城市弱,那么到底是什么吸引家长,学生亲赖呢?

   李振华:

   从招生情况来看,与一些城市地区相比有很大差别,这是我们学校面临的现实,所以我们加大了管理力度,培养了学生的学习习惯,通过他们的努力,在三四年内,取得了突出的成绩。

   你在硬件和软件方面有什么优势吗?

   李振华:

   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优势,但我们可以扬长避短,在某些方面发挥自己的优势。 这是什么优势? 也就是说,人的能力可能受到限制,但人的态度也很关键,特别是在工作中,学生的感情,学生对学校的兴趣,对教师的兴趣,说明在这种环境下他的学习是积极的。

   三年前做出的选择,三年的努力,高考的结果让很多家长都是憧憬着孩子的未来。

   毛坦工厂中学家长:

   希望考试能向大城市发展。

  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希望?

   毛坦工厂中学家长:

   到了大城市发展的机会,农村孩子没有通过高考这个平台,就不能去大城市,走得更远,因为毕竟小机会少。

   清华北大录取的学校不多,甚至很少,一本书上网率还不到一半,所以学校的特点很实用,就是让更多的普通人看到这里的希望和前景。

   毛坦工厂副总裁刘丽贵曾经说过,“重点高中主要抓尖子生,我们的目标是让普通学生也能考上理想的大学。 “这使我们对家庭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感到好奇。

   然后继续连接在毛坦镇的工厂孔谦。 孔谦,孩子的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大致工作,整个家庭的经济状况如何? 为什么高考在他们的家庭中起着如此重要的作用?

   毛坦工厂的中学生有80 %是农村学生,作为镇上的一所中学,实际上他们的本科平均上网率为80 %,对许多农村家庭来说很有吸引力。 我今天下午采访了一些家长他们告诉我,其实他们不想让孩子一定要考上名牌大学,只要他们能让孩子考上大学,那么即使孩子将来工作,也会比没上过大学的孩子工作找工作要好。

   第二个主要考虑的是经济承受能力,因为在这个学校里的孩子,他们的家庭双亲基本上都失业了。 今天下午,很多家长还告诉我,他们在这陪读上花了一年的时间,包括孩子的衣食住行三个方面平均是五万到七万,而他们的年收入主要是工作收入一年不到六万,稍微好一点的是八万九,要不是这个费用,他们还是负担得起的。

   也就是说,事实上,毛坦镇有了读书的成本,学习的成本也是吸引这些孩子和家庭的一个重要因素?

   是的是一个主要因素,因为每个家庭都是一个经济账户,如果在城市上学,如果他们也要去陪,显然这个消费包括房租负担他们都负担不起。

   他们的父母往往都是农民工,恐怕也是受他们文化缺失的影响,学历不高,然后在工作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感情,所以把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。 你也有这种感觉吗,一位记者说?

   是的,今天下午我采访了三位家长,他们基本上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工作,而且他们还住在比较偏远的山区。 其中一位家长对我说,他每次工作,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做同样的工作,所以他想让自己的孩子上大学,但不一定是特别好的本科,只要是上大学,就觉得可以改变孩子的命运。

   谢谢你的报告。 其实孔谦在刚才讲的一句话很重要,他们的父母觉得自己的孩子考上了大学,就算将来不好找个好工作,就算工作会比现在强,这可能是一个不起眼的希望,所以才有一万人参加考试的盛况。 这是关于安徽六安毛坦厂镇中学的故事,也是故事背后的一组照片。

   后来我们继续注意,其实差别很大,有很多明星学校聚集在高考这一天让大家都来学习,这一个又一个背后的大学校故事,又有多少不同呢?

   老师:

   来吧,我们举起杯子摸摸。

   学生:

   敬老师一杯。

   而对于麦格南学院的毕业生来说,当他们开始宽松而独立的大学生活时,回首高中三年,感觉,还是有所不同。

   起初留在教室里,对《大宪章》感到很反感,闹死了也不想来,放假后,现在正在上大学,觉得《大宪章》的时间真的够了,大学真的很无聊。

   真的很无聊。

   真无聊。

   这是真的。 每天早上睡到十二点,然后起床刷牙,房间里帮我做饭,吃得好然后睡觉。

   像这些师弟师妹,对于徐鹏、毛坦厂中学三年,也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些印记。

   徐鹏清华大学校园媒体专访:

   例如,是提高自我控制能力。 它会让你看不见,它会给你带来影响,它会让你工作。

   2013年考入清华大学的徐鹏现在是大三学生。 骑在校园里,他和他的同学没有什么不同。 但是,毛坦工厂高中毕业生这个标签,使他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;并考入清华大学,让他成为毛坦最著名的工厂毕业生之一。

   徐鹏:

   早上五点五十分起床,然后六点二十分到教室,然后开始早点读书,早饭后早点读书,早饭后自学,虽然时间很紧张,但觉得愿意。

   同一届还有一个同学,初中前,徐鹏的父母在外省工作,母亲在他大四的时候,随着他来到毛坦镇的工厂租陪读书。 他还是麦格南高中第一个被清华大学录取的毕业生。

   毛坦工厂学校是好学校吗?

   徐鹏:

   是。 对我来说这是一所好学校。 我想短时间内它会保持这种形态继续发展,最后可能变成钉子户,最后会被拔出来。

   在纪录片《高考》中,也有毛坦工厂中学毕业生对母校的管理模式不是很认同。

   毛坦工厂中学毕业生:

   我2007年高中毕业,就像毛坦工厂高中这种教育它带着一种挤压,扭曲然后所有的人性都迷失了,就像一台机器,使每个人,不管怎么样,然后在机器出来之后都一样,三年,高考的时间,花了一个孩子,可能不下78年的精力,耗尽了。

   其实看着毛坦工厂的中学生,又想起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,高考有无数的问题,可是没有高考,你拼的那啥第二代?

   针对这一问题,下一环节向21世纪教育学院副院长熊丙奇、校长熊先生问好。

   熊丙奇第21实用教育学院副院长:

   你好。

   你觉得麦格南工厂中学跟其他一些关注明星中学不一样,非常普通的家庭都梦想着能在高考中有所作为,今后的高考制度改革怎么给它一个公平、更公平的机会呢?

   熊丙奇:

   其实,毛坦工厂中学这种现象,启迪着我们的高考改革和高考公平之路任重道远。 目前,我国的高考率已经很高,达到75 %,高等教育总入学率已经达到40 %,但是我们会发现,大学桥梁变成了一座著名的桥梁,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,因此我们应该进一步推进改革。 我想一方面是给我们底层孩子更多的元人才选择,不要把高考当成唯一的升学途径;事实上,更重要的是促进高考公平,特别是取消学校身份等级。 现在很多学生在追求一本书、两本,如果不是一本他们觉得没上过大学的书,那就要取消高考录取批次了,现在国家规划纲要已经突出强调要取消高考录取批次,这样才能给国家,给学生提供更多的选择。

   因为只有高考才能让这些非常普通的家庭真正看到希望,你觉得高考和希望之间的关系如何?

   熊丙奇:

   我认为现在的高考确实有很多学生的希望,这主要在于我国现在的整体,我国的教育制度设计和高考制度设计,都是把所有的学生的成功带入高考。 现在我们也有一些学生在高考之外有选择,但往往是无奈的选择,所以我们应该拓宽我们整个学生纯粹的选择空间。

   非常感谢贝尔院长的介绍。 同样,也许每个人对毛坦工厂中学的模式都有不同的看法,但我认为面对他们的家庭,面对他们的希望,今天我们都要祝福他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