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今天不同了,沈娴的手绕着窗棂跟在苏叠身后,打开锦盒,一只手悄悄地握住苏叠的手。 然后她挺直了身子,在苏折的目光下,将一枚镶有红色宝石的金戒指,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。

   难怪前些日子,她喜欢玩弄他的手,被比了个头,戴在无名指上,个头就合适了。

   那枚明亮的金戒指用手指着,几乎是完美无缺的。 他的手指衬着白玉,十分修长匀称,仿佛世界是一门无可挑剔的艺术。。

   苏晴低下头,神情难得有些怔愣。

   沈娴轻声对他说,“这是一枚戒指,男女一对,戴上后别脱了。 只有已婚夫妇才穿这样的一对。 今后如果别人看到你和我戴着这样一对戒指,就会知道你是我的人。 ”

   苏折的声音很有用,手指接过另一枚小环,小心翼翼地戴在沈娴的无名指上,问:“是这样吗?”

   沈娴眯着眼睛笑,抬手和他的手指握手,两人无名指上的金戒指很漂亮。

   “是的,”她说。”

   苏晴看着他的无名指,神色不定,不禁想起多年前的事。

   几年前,沈贤公主还是静贤,是以将军夫人的名义出现的,自从她回到将军府后,就使秦将军与茹凉结为妾的婚姻,气质与以前大不相同。

   那天苏折并没有出现在沈娴的面前,而是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里,尽收眼底。

   后来她带着尸体,不便多事,苏折让连绿艇去探望她,经常送她东西。 但没想到她画了一本漫画书,让连青舟帮她卖。

   苏之初甚至从船上收下了那一叠画,不是他以前教她画的水墨画,而是用木炭勾勒出来的线条,粗糙细腻的视觉融合感很合适。

   后来,连绿舟都把沈娴的画交给苏叠过来看看。

   这时候苏厉一身轻装,坐在竹林里,一阵风过,带着竹叶,把白画吹得满地都是。

   他仔细地看着每一个人,有时眉头微皱,有时眉毛挑。

   就连绿船进了竹林,看到苏叠身边满是画,他似乎看得很有趣,很惊讶。

   老师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这种房子感兴趣的? 这种恶人画在市场上更像女孩子。

   连绿舟这时也温笑道:“原来老师也喜欢看这个。 学生也长见识,原来家里后院,也是一篇很棒的文章。 只是不知道,公主她哪来的这么多内讧画?”

   良久,苏折才清声道:“这源于她的处境和生活。 一般来说,画的内容,和她所经历的内容,有所不同。”

   于是他就通过这些小画,去见将军府里那个固执的女人。

   苏叠知道她困难,但不能表现出插手帮助她。 她需要了解困难,才会有足够的勇气反击。

   他只能默默地站在她身后,不时悄悄地帮助她。

   就连绿船也不再多说。

   后来,苏折扭着那幅画,有条不紊地收拾起来。 中途他停顿了一下,忽然小声说:“最近在民间,很流行这样的黑碳画? 但她被教成这样画画?”

   连庆州道:“学生们除了公主,什么也没见过,也没见过画师。”

   这些画看起来不像大楚应该的。

   苏晴折叠起来后,用竹叶轻轻拂了拂裙子,捧着一幅工整的油画,若有所思道:“我想见她。”

   后来连绿舟都借他们的生辰,邀请沈娴到他家里来。

   苏折,已经很晚了,这时沈娴在房间里睡着了。

   他站在她的床边静静地看了很久,一直没忍住,伸手抚了抚她的眉眼。

   苏晴知道,她跟以前不一样了。 说她是换了一个人,是不假。

   她机警,机警,如果苏折当时闪得慢一些,肯定是沈娴给发现了。

   苏折以前太认识沈娴了,因为是他亲手教的,她会什么,不会什么,她的气质如何,一切,苏折都清楚。

   而沈娴将很多事情,都不是他教的。

   她烤的生日蛋糕不是大楚有的,她的舞也不是大楚有的,就连她弹的音乐、唱的歌也不是大楚有的。

   在她还是荆贤公主的童年,没有人教她这样跳舞和唱歌。

   可是那年除夕,甲板上的船舞和她嘴里无意中哼出的音调,却能让他走火入魔。

   此时,沈娴看到苏折的手指在无名指上摩挲着戒指,小心翼翼地轻轻转动,微微露出神识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 沈娴接着问道:“杨春河不知道有没有同心面条吃?”

   苏折道:“每年。”

   沈娴眯着眼问:“那年同心面对的是多少钱?”

   苏折随口道:“五便士,再加一个鸡蛋给你一条。”

   苏叠意识到了什么,手指停止了转动戒指,抬头看见沈娴倚在窗前,眯着眼看着他。

   沈娴说:“虽然我经常跟你讲我们的过去,但我不记得同心面对花了几个硬币,还加了一个鸡蛋。”

   苏折依旧严肃:“哦? 你不是说过吗? 也许你已经说过了,但真的不记得了。”

   沈娴道:“苏折,你逗我很好玩,是不是?”

   苏晴想了想,“有点。”

   沈娴道:“我就是想配合你逗逗你。”

   两人对视半晌,忽然心中又笑了起来。

   天空发光,夜幕降临。

   灯光初亮,两人牵着手一起从东边,朝着杨春河的方向走去。

   沈娴看了看苏折外面,看到他眼中的灯光,像星星一样,遥远而温暖。

   苏晴没有看她,看着脚下的路,却是抬起手,在她的无名指上轻轻吻了一下,唇边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   沈娴心里一动,问:“刚才我看见你分心了,你在想什么?”

   苏叠轻轻地道:“我在想,这对新人可以戴一对戒指,大楚很时髦这个?”

   沈娴道:“不时髦,前所未有。 这是给你和我的。 ”她又问他,“你喜欢吗?”

   苏也侧头看着她,眼睛跳着暴怒,道:“我很喜欢。”

   今夜天空中,月光皎洁,繁星满天。

   他拉着沈娴的手,像以前一样,在面具前面铺路,买了两个鬼面面具罩在脸上,然后走进灯火通明的人群。

   苏晴心想,自己前世是基德做的好事,今生跟她相识相恋。

   他一直知道,他和她真的见面了,回到过去,是在山上的一场大火,如歌,是在她白生生杀的那一刻。

   原来,一切都是上帝的最佳安排。

   * * *

   在楚国历史上,女国王也受到世界一代君主的尊敬。

   她的后宫,终其一生,只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皇帝。 而只有一位皇室正统血亲王子。

   世人对这件事,也不知是流作故事,还是应该有一点遗憾和遗憾。

   毕竟,从来没有一个皇室只有一个王子。

   太子十五岁登基,女国王退位,从此与皇帝同行,周游世界,终年无影。

   大楚新帝统治得很好,有着卓越的能力和政治气节,在接下来的十年里,大楚走向了最繁华的鼎盛时期。

   新皇帝登基十五年,改姓,由沈懿改为苏轼,并吞北夏,最后两人合二为一。

   (全文)

   作者的话:

   以前一直盼着早点完,后来大家高兴得太大了一年,现在真的要结束了,心情有点复杂,难过的午饭我吃了两碗饭(表情严肃) 。..

   苏折和沈娴的故事还没有结束,只是我觉得停笔就在这里。 虽然很伤心,有一种我自己硬把伊娃抚养到野外释放的感觉,但我还是祝他们哈。

   非常感谢您原来的朋友们的支持,正是有了您的陪伴,我才可以继续走在这条路上,完成一项工作后的工作(这里每按一个吻两个)。 也非常感谢,每次都给我一个饭团,喂饺子,嚼麻团,包饺子,让我一桶浆山的朋友们,非常感谢! (深弓在这里)

   而且是为了原和盗版,我一直憋着口气到最后,你要是不说出来我就不睡觉吃香米了。

   这篇文章我每天按时更新,从来没有一天多休息过,基本上九点钟更新,九点半有人偷我的文章,有的在盗版网站上刊登的全是病毒式的垃圾广告,有的直接把自己的商品贩卖到什么时候。

   写作是我的业余爱好和我的职业,我在这期间比较多,没有改掉更多的习惯,基本上一年没有放假也没有周末,你侵犯我的权益窃取我的成果谋利,良心不会受到伤害?

   编者曾劝我,为了避免盗版如此猖獗,可以不时更新,但为了那么多读者等着看文章,我拒绝了。

   不知道那些偷我文字的人,还有卖、放、获利的可以看我,如果可以的话,那我祝你(朱)体(丁)康(杜)、婉(琼)物(坤)意(笙)等。

   一路上再次感谢你陪我,感谢你支持我原来,维护我劳动成果的小伙伴! 也希望其他看到文章的合作伙伴能支持原来拒绝盗版的人,以后不要问我哪里有免费看到的,我不是免费的,我很贵!

   这篇文章可以说是耗费了我最大的精力,码字手的速度比以前慢得多,更新期间完全不敢看漫画书不敢看小说,生怕影响到我男女主人公的设置,基本上这半年我过着一种无聊而又伴随着大家甜蜜的生活~

   来吧,告诉我,你对这个苏折满意吗? 他成功地成为每个人心中的新男神了吗? (慈祥老妇人的微笑)

   至于新文章,只有等我们新年过后再来看你。 你下一步想要什么样的英雄? 不管怎样,第一件事要好看,其次是努力工作(狗脸),对不对?

   感受到一股大的仙女浪潮因为看到我的文章被我教坏了,成为老司机摔得粉身碎骨 …

   我会更新微博,可能会有新的小东西,会在微博上不时更新,你可以注意我的微博[千传君笑],新文章如果有什么消息,也将是第一次在微博上哦~

   欢迎大家在我相应的微博下留言,给一个年度最佳男主角排名,然后乖乖排队欢迎下一个尚未落幕的男主角的出现。

   最后,祝你新年快乐,一夜的富足,一个美丽的男人在我的怀里,生活的巅峰。

   几年后见。

   谢谢你的会见,谢谢你的陪伴。 谢谢你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